财富自由之路
我们一直在努力

唐朝:别瞅傻子,瞅地!

巴菲特在2013年致股东信里,用买农地的真实案例阐述过投资真谛。真正想清楚这个例子,投资体系就成了。

 

例子大约是这样的:

1986年,巴菲特投资28万美元买了一块400英亩的农地。巴菲特自己对农业一窍不通,他只是从喜欢农业的大儿子口中,知道了玉米和大豆的产量,还有对应的运营成本。

根据这些数据,巴菲特大致估算出28万美元买下农场,年净收益约有10%。同时,未来产量还可能提高,农作物的价格还会有一定幅度的上涨。

 

巴菲特解释说:

我并不需要有特别的知识来判断此时是不是农地价格的底部。而且可以肯定,未来一定会有糟糕的年份,农作物的价格或者产量都可能偶尔地令我失望,但那又怎样呢?一样会有一些好的异常的年份。

 

现在,28年过去了,农地年利润翻了三倍,农地价格是我当初买价的五倍。我依然对农场一窍不通,而且,直到最近,我才第二次去过这个农场。

 

这个例子很简短,但非常传神。什么是投资?老唐中翻中

①你买入时关注的是产出,每年这块地带给你的回报有至少10%,比你拿着一笔“钱”的回报率高,所以你选择买地——这叫估值

 

②你的投资盈利还是亏损,取决于农地的产出,不取决于同样地块在其他人手里的买卖价格——这叫如何面对市场波动。

 

隔壁查尔斯.张三脑袋进水了,14万美元卖出同样大小的农场,并不代表你亏损了。你没有拿着28万等张三脑袋进水,很正常,因为你不是铁口神断,不能掐指算出查尔斯脑袋要进水。

 

要去后悔这个,不如去后悔个更大的,比如没有算出来最新的六合彩头奖号码,或者没有在1美元的时候买它几千个比特币什么的。

 

③有些朋友纠结于农地每年的收获可以颗粒归仓,而股票利润只分很小一部分(比如净利润的30%拿来分红)。

实际上,如果你将每年农地收获的70%都卖掉拿去买新农场,就和只得到30%分红的股票一样了。70%粮食拿去买地,农场的价值和投资回报率就缩小了吗?——这叫如何看待企业扩大再生产。

 

④投资需要关心的就两件事:第一,农地产出是否持续令人满意;第二,拿70%粮食去买新农地时,有没有买贵。股票也是如此:第一,企业经营收益是否持续令人满意;第二,新投资的预计回报率如何。其他,没了——这叫投资聚焦点。

 

⑤很少有你花28万买下一块农地,很快就有人出价128万的事儿。因为买地时大家都不傻,知道考虑产出性价比。但股票市场有个巨大的优势:有傻子。真的有完全不考虑产出性价比的傻子,而且不是口炮傻,是带着钱包的。

 

这些傻子高兴了,真拿出128万甚至256万来买你那块地,这时你发现128万存银行可以得到128×4%=5.12万,远高于每年2.8万的农地净收入,好像挺划算的。这时可以考虑是否将地卖给傻子了——这叫高估怎么办。

 

⑥那要傻子们不够傻,最多只肯出价70万呢?70万存银行(假设你没有其他投资途径),只能拿70×4%=2.8万,和农地收入一样,没便宜占。那怎么办呢?很简单,让不够傻的傻子一边待着去!——这叫合理区间怎么办。

 

⑦只要你不是借的钱,不会被迫出售农地,浮亏在哪里,压力在哪里?从买下的那一瞬间开始,你就只有两种选择:A.持有农地,获取高于无风险收益率的回报,,B.傻子出价实在太高,满足傻子。拿钱去存银行,获取比持有农地还高回报水平,更赚——这叫第一绝不亏损,第二不要忘了第一条。

 

什么时候会有压力?你本来就是打算买下地找个傻子,高价卖给他。后来发现你的前任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前任好像是最后一个成功做到的——那时你就有压力了。

 

不衡量投资性价比,不关心资产产出,只操心有没有傻子,傻子什么时候来?甚至拿去套傻子的本金也是借的,或者是准备下个月娶傻媳妇要用的钱……当然有压力,应该有压力,必须有压力,酱紫的还能没压力,天理何在?

 

那么,投资者真的只有赚和更赚两种情况吗?也没那么容易,至少你还可能遇到:A.买进农地时计算失误,发现农地产出没有估计的高,收益还不如把本钱存银行呢!B.你买的时候好好的,结果买进后,农地盐碱化了,产出大幅下降。

 

那怎么办呢?凉拌。股神也不能保证百发百中,一样有错的时候。只能通过不断学习,每次都抛开对傻子的幻想,专注于研究地的产出(研究地,比研究傻子容易多了),让错误机会越来越少,让单次错误造成的损失越来越小。不断重复,最后成神——这叫投资很简单,但并不容易。

 

真传一句话,假诵万卷经。投资的真谛,说来说去就六个字:

别瞅傻子,瞅地!

读过本文,你下次再看到呼喊“投资需要坚持、守股如守寡、价值投资需要信念、熬过熊市等待牛市、底部底部抄大底……”口号的“价值投资者”,应该明白那是「投机内核驱动的伪夹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宋文磊博客 » 唐朝:别瞅傻子,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