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自由之路
我们一直在努力

唐朝:投资第一难 | 如何面对市场波动

平时老唐经常碎碎念:

投资第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面对市场波动,它解决的是赢和亏的问题。

一旦真正理解了它,亏损会成为一件反常的事,难以理解的事。

对企业的估值,重要性排在后面,只是解决赢利多少的事儿。 
大部分朋友听了以后,通常都会很受鼓舞,因为面对市场波动的口诀很简单,那就是:“市场先生的出价只可利用,不可预测”呗,给我三分钟我能背出来十七遍
然而,一旦市场先生果然出个低价时,“听过”和“真知”的区别就暴露了。
今天的市场状况,非常适合拷问我们是否真的理解波动,非常适合检验自己是否已经拿下“股市捡钱资格证”
先摘抄几段过去一年半时间里,书房里关于这个问题的描述(不完整,我只是随意翻了翻): 
A.既然判断业绩和利润会受冲击,为什么不卖掉,等跌下来再买回来?
这是很多人在股市的心结。内心根本原因还是不理解格老所讲的市场先生寓言,老是想利用某种信息去预测短期股价波动,实现高抛低吸
市场先生寓言是说短期股价波动无法预测。用热点信息、k线走势、庄家闲家、技术指标不能预测,用财务报表数字也并不高人一等,同样不能预测。——《老唐实盘周记2020/03/07》 

B.股价不能预测,只能利用。到买点买入,到卖点卖出,投资就这么简单。至于什么时候会到?先到买点还是先到卖点?凡是声称知道的,不是傻子就是骗子。不对,还漏了上帝、神仙和菩萨——《老唐实盘周记2020/01/04》

C.我既不能左右市场出价,也不需要预测市场出价,我唯一的优势就是享有是否交易的决策权。——2020/01/08《跨过这道坎,你只有赚和躺赚两种选择》

D.老唐一遍又一遍的念叨别瞅傻子,瞅地。提醒朋友们市场先生的情绪波动带来的短期股价变化,只可(在极端情况下)利用、不可预测——2019/07/03《从上周的投票结果说起》

E.这就是“瞅地”的乐趣。傻子们怎么玩,只要他们的出价还没有便宜到或贵到可供我利用的地步,我直接当他们不存在。这些理,一遍一遍重复,尤其是在市场暴跌时现场重复,更能触及灵魂吧!——2019/05/06《闲聊几句》

F.投资有一个重要原则:市场先生的出价只可利用,不可预测。我们需要坚持「必须有明显的便宜占才与市场先生发生交易」的原则。——2019/01/12《时间越短,痛苦越大,快感越小》

G.在股市里生存,永远要记住“市场先生是疯的,它的出价只能利用,无法预测”。在低点如此,低估之后照样有可能暴跌;高点也是如此,高估之后照样有可能暴涨。——2018/11/18《散打巴菲特05》

H.市场先生是疯的,但很多人希望它只疯到刚好可以被利用,而不疯到会伤人的地步,这当然注定是要失望的。这几天的暴跌,再一次感受到老唐四字真言“远离杠杆”的救命价值了吧? 
一年赚372亿以上的真金白银,我心中的合理价值不低于9300亿。但市场先生出价多少,我不预测,也没有能力预测。不能供我利用的出价,不闻不问,投资其实就这么简单。——2018/10/30《压力》

I.市场先生不是一个人,而是由一群乌合之众组成,他们的行为是无法预测的,任何可能都有。所以,市场先生的出价只能(等他出价后)无情地利用,不能(在他出价前)预测(并根据预测采取行动)。 
也就是说,市场报价只有两种状况时需要关注:①市场先生低价抛售,而你刚好有能力买;②市场先生高价抢购,而你刚好准备卖——其他时候,都是噪音。能否持续赚钱,就取决于你是否能够屏蔽噪音——2018/10/26《我被价值投资坑了?》

J.伴随股价的下跌,投资风险越来越小,投资价值越来越大。当市场定价错误的时候,就是给我们送钱。除了我们动手捡钱的时刻之外的其他时刻,报价无意义。这个原则就叫“市场先生的出价,只是供我们利用的”——2018/10/23《恐怖和应对恐怖》

K.最近,市场训练的是“任何时候离开都是对的”!而老唐要告诉大家的是,做正确的事情才是对的。什么是正确的事情,就是永远只“无情地利用市场先生的报价”,永远盯着企业本身的盈利能力,永远不要在股市里加杠杆。 
市场先生只为你服务却不能指导你。对你有用的是他的钱包,而不是他的智慧。如果他在某一天表现得特别愚蠢,你有权选择忽视他或利用他,但如果你受到他的影响,那将是一场灾难——2018/09/22《老唐一次说透格雷厄姆投资体系》

L.投资很简单,但并不容易。最大的不容易便是克服流动性诅咒。它需要我们的注意力离开报价盘,离远点儿,再离远点,去思考股票投资的本质是什么?要点是什么? 
股票投资的本质就是我们以适当的价格进入一家能够不断赚取真金白银的企业做股东,假以时日,我们的财富值就会水涨船高。 
就这么简单!全世界无数从小到大、从大到巨大的企业,无论是上市企业还是非上市企业,背后都有无数的股东,他们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地演示着这个致富真理,一点儿也不神秘——2018/09/10《懂的很多投资理论,却依然做不好投资,万恶的根源原来是它》

M. 等它继续下跌后再买,同样的钞票可以买更多,然后再做“价值投资”,岂不是比直接硬扛的价值投资赚更多,为什么不呢? 
原因不复杂,一层窗户纸,一戳就破:因为“我预计他可能会持续下跌”这句话的正确率是50%(瞎蒙的一种婉转表达法)。当局者迷,以为自己可以预测,只不过是近因效应作祟,恰好最近的市场走势和看跌的那部分观点吻合了。 
稍微拉长时间段看,对短期股价波动的预测成功率一定是高达50%。如果不是,比如是48%或者52%,你或者已是巨富,或者已是华尔街和金融界大佬们座上贵宾、VIP中P——才华就像怀孕,很难长久掩盖,更何况你拥有的是从市场不断提款走这样一种惊人的才华。 
然而遗憾的是,“福布斯排行榜上,没有一位富翁是靠预测市场发家的——彼得.林奇”。相信自己,截止目前为止,你我长的一点儿也不像摇钱树。 
“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口诀很容易背诵,但如果不能根深蒂固地明白“股权这种财富形态,它的价值取决于它的盈利能力。旁人的情绪性出价,只可利用,绝不可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你就没有办法不随着大家一起恐惧。——2018/08/16《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 
……
不再一一列举了吧!本周股市暴跌,市场先生又在疯狂出价,此时大家心中最多的疑问是什么?
以下截图均来自周四《阴天》一文的留言区。 
①要不要抄底?
此时是不是底,要不要再等等?要不要分批抄底,以保证更低价格出现时手里有现金。 

——错误①:试图预测市场先生的疯狂程度。忘记了市场报价只可利用,不可预测。
任何价位只存在是否有便宜可占的问题,而不是预测它会不会再跌,是不是底。 
②试图融资抄底。 

——错误②:试图预测市场先生的极限值,内心潜台词是不可能从如今这个位置再跌xx%吧?
一旦市场先生莫名其妙死给你看(有时甚至是操作者的乌龙指),极小比例的融资都有可能让券商风控系统强平你的持股。 
③这么糟糕,要不要先行离场? 

错误③,试图猜测市场先生情绪变化,忘记了市场情绪不可预测。
正好,也是巧得很,简直是市场先生配合老唐写教材,就在《阴天》一文推送之刻起,巧遇市场大逆转,周四下午暴涨,周五全天暴涨。
假设这位朋友在周四上午暴跌时“降低仓位保存实力”了,那么周四下午和周五,你保存的实力打算怎么处理?
是添点钱把“实力”拿去换回上午自己割掉的股,还是继续坐视,赌市场先生会回头找你? 
如果加价追回来,周一又跌怎么办?如果不追,赌市场先生还会回头,那手头的股票要不要也“保存实力”?下周若继续大涨又怎么办? 
多好的实战现场,多拷问拷问自己,成长会非常迅速的
(再次强调:推文后大涨只是老唐这只瞎猫碰到的一只死耗子。) 
④试图给股价短期波动找理由。
为什么涨呢?为什么要跌呢? 

——错误④。这是非要给万事万物都寻找一个逻辑的执念。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逻辑。
市场先生的行为就是其中一件,短期股价波动即没有为什么,也可以有无穷多个为什么。
思考这些是投资道路上的无用功,是歧途,除了浪费有限的脑力之外,毫无用处。 
⑤情绪被市场报价所操纵 

——错误⑤,一旦你的情绪跟随市场报价波动,你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傻子的出价上,而不是放在土地的产出上。 
这一瞬间开始,你成为了市场先生的木偶,成为他的组成部分,随他的喜怒悲欢而喜怒悲欢,结局也就必然是负责缴纳学费了。 
⑥不切实际的完美人格。
期望自己先和市场先生共振到拐点,然后恰到好处地在市场先生蠢到极限的时候,和他分道扬镳。
换句话说,要求自己首先和市场先生同步癫狂,然后在癫狂的巅峰位置,突然变聪明。 

——错误⑥,完美人格,无厘头的高估自己。 
看来老唐谦虚过头了,已经谦虚成随便捏了。今天容忍我吹吹牛,找补一下吧
过去六年多,上证指数从2112到今天2745(沪深300从2323到3653),老唐持仓全透明,买卖位置提前预告,年化收益率24.7%,100变396。
这成绩在很多人眼里却是千疮百孔,除了沾茅台狗屎运的光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然而,过去55年,巴菲特年化收益率是18.9%;施洛斯47年投资业绩是年化20.1%;
彼得.林奇13年投资生涯,巧遇美国大牛市,从开始到离场,指数上涨463%,相当于上证指数从2007年的2000点入场,到今天11200点,林奇“仅仅”取得了年化29%的收益率;
国内2014年至今年化收益率高于24.7%的基金经理,我没数据,但我估计是珍惜品种,数量很少很少。这个数字是可以拿奖拿到手软的那种……
如果这些人的实盘也始终暴露在你的眼前,完美人格得出的结论会是一样:烂的一包渣,蠢得一塌糊涂,愚昧的想揍他,
不过就是赌中了非常有限的几只牛股。而且每只牛股屁股后面一定还拽着一堆死活不涨的“垃圾”,活活地把十倍牛拖成“悲惨”的18.9%,20.1%,29%,24.7%……。 
然而,事实是,长期年化收益率比这些数字更高的人,全球也拨拉不出来多少位。
这就是残酷的事实,这事实表达的是:那些希望更完美的人,基本都失败了。 
乃至包括一些量化大神,比如西蒙斯,你去看看他旗舰基金之外的其他基金收益率,冰凉,长期也就在指数上下摇摆。 
至于旗舰基金收益率为何那么变态,抱歉,我真不懂,加上西蒙斯的投资模型是黑箱,绝对保密。所以我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也理解不了。 
但起码我知道西蒙斯全球没几个,23岁博士毕业,24岁在哈佛大学任教,30岁成为纽约某大学数学学院院长,36岁创立陈-西蒙斯定律,38岁获几何学界全球最高奖项……,这样的天才,全球本就没几个。 
你我能够学会西蒙斯文艺复兴投资基金黑箱模型的概率,我觉着约等于0(我想删掉约字)。 
不开玩笑的说,就算西蒙斯肯开放模型,然后耐心的给我们讲三天三夜,我估摸着书房里能听懂的人,恐怕不超过一掌之数,而且我确定这一巴掌里不包括我。 
你不能理解,人家讲给你,你也赚不到钱。由此,我联想到书房的点杀活动。
稍微回顾了一下,发现这个点杀活动的价值真心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 
老唐给出肯定评价,并用自己的真金白银下注的企业,一样有对有错(针对企业)、有赚有赔(针对股价),更不要说匆匆一看的企业了。 
而且很奇怪,以我听到的声音,老唐实盘六年多以来,唯一一只亏损的分众传媒(如果将低于1%的观察仓计入,应该还有两三只),似乎坑的人最多。
至少我听到的声音是这样的。 
其次多的,似乎是涨幅大幅落后于其他名酒企业、最近股价跌跌不休的洋河。 
至于茅台,很少有人跟。
哪怕我在股价200元时写书说我若是大股东,愿意以300元/股的价格回购退市;
哪怕我在股价160元以下,公开发表在杂志上写文章说“未来三四年内,贵州茅台将迎来市盈率和净利润共同增长、推动股价上升的戴维斯双击行情。”;
哪怕我曾在549~695之间加仓并实时播报……以上价格均为未复权价格,复权价更低。 
还有腾讯,哪怕我说2.7万亿市值的腾讯是高确定性的送钱时刻;
古井B,哪怕我写下125亿市值是系统送钱的bug,210亿市值是系统送钱的bug,315亿市值是送钱的bug;
还有海康,哪怕我写下“上天现在真的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大盘跌破2500点,海康再次爆出23元的价格。”…… 
绝大部分朋友,对于茅腾古海是没有跟的。表面原因很多,股价太贵,港股太麻烦,B股不方便,科技股变数大……总之一句话,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但要依我猜测啊,底层原因或许更多的是这条:这些股票老唐买的便宜,我现在买入,成本比老唐高,不买。我要买那些连老唐也被套住的,成本要比老唐更便宜。
对于大多数朋友的天下第一难,还是如何面对市场波动;是时刻明白傻子的出价只能利用,不能尊重;不能以傻子的一时出价高低,衡量自己或他人的投资得失。 
如果不能真正理解这一点,就算有人告诉你:这只股要戴维斯双击,这只股系统送钱,这只股要先跌到230亿市值然后涨……你还是会赔钱
但一旦你真的明白了这点,老唐甚至可以说,哪怕你完全不懂得给企业估值,照样不耽误捡钱。 
怎么捡?很简单,将资金平均分散到三五个行业、七八家公司(最多十来家足够了,不需要更分散了)业务简单的,利润含金量高的,历史Roe高的低负债率企业,
直接以券商研究员预测的三年后业绩为准绳,使用老唐估值法,用三年后预计净利润×20得出三年后合理估值,然后拦腰一刀就是你买入的位置。 
业务简单,这个不需要解释吧?就是你能明白他靠卖啥赚钱,让你去卖你也能知道怎么卖的那种。这条规则主要是为了防止所有研究员都不懂装懂说天书、扯鬼话。 
利润含金量高,就是利润不是靠应收账款,不是靠处理家当,不是靠公允价值波动,不是靠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交易,挣来的。这几点判断,对读过《手把手教你读财报》的人,都不是难事。 
历史净资产收益率高,是给你证明了这家企业过去有竞争优势。至于未来优势会加强还是会消失,你就别瞎操心了。反正你也不懂,消失的就认输,蒙对的那几只继续牛就足够好了。 
低负债企业,是防止黑天鹅出现的时候,企业突然归零。前面赚再多,归一次零,结局都是零。
既然已经沦落到使用笨办法了,就别去玩高难度。一般高负债的企业,通常都不简单,能随时十个盆八个盖舞来舞去不垮台的,能简单吗? 
研究员,要是信不过一个,索性就多找几位覆盖同一家企业的券商研究员报告,将他们的预测加总算平均值。简单企业,这些研究员估计数据不会都错到天上去的。 
20倍市盈率是个保守的估值中枢,基本能保证届时或者能达到甚至能超,即便不能超也不会差的太远。 
然后你还拦腰一刀,就算是有错的,又能错到哪里去呢?实际上还会有些被研究员低估了,实际情况比估计值更好的企业,以及届时市盈率远远大于20倍的市场。有这些给你垫底,错也不影响挣钱。 
这法子其实我2017年就在书房发过了 

要是连这些都懒得操心,那就直接在沪深300指数上干,连研究员都不需要。
在指数上干,更简单,直接以名义GDP(国家披露的GDP+CPI)预计增幅计算三年后的利润,然后20倍再拦腰一刀买入就完了。 
以今年沪深300成分股的净利润总和为X,假设未来三年名义GDP为7%(我以5%的实际GDP和2%的CPI举例,你更乐观或者更悲观可自行取值)则三年后为1.07×1.07×1.07X=1.23X,
20×1.23x/2=12.3X,也就是说沪深300指数市盈率低于12.3倍时,有钱就买。 
至于卖出嘛,哼哼,老唐说的是至少以三五年的视角来看待这笔投资。离操心卖出还早得很,不急不急,等啥时候老唐有冲动了,咱们再聊卖出的事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宋文磊博客 » 唐朝:投资第一难 | 如何面对市场波动